2022年8月14日

尊龙凯时_尊龙官方APP下载【官方独家推荐】

♠《尊龙凯时》是目前网上顶级的体育游戏平台,《尊龙官方APP下载》有着最新的优惠活动,现在精彩的体育赛事正在火热进行中。

鲲鹏模式:衔接校园足球和青训

青岛中联运动公园,鲲鹏U10年龄段球队和青岛U11年龄段女足的友谊赛踢得热火朝天,U11女足凭借身体的优势更多占据主动,但技术更加细腻一些的鲲鹏U10年龄段凭借默契的配合也不断威胁青岛U11女足的大门。

另一个场地,青岛工人文化宫体育场,鲲鹏另外两个大年龄段的梯队在这里进行内部教学赛,球队被打散分为三个小组,交替上场进行比赛。

这是日前青岛鲲鹏俱乐部梯队的两个比赛的镜头。“特殊时期,我们各个梯队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就是寻找更多的比赛,所以我们不断和青岛市其他青训系统的各个年龄段的球队约比赛,也不断进行内部对抗,年初的疫情耽误了太多的训练和比赛,所以在学生开始上课之后,我们一直努力安排更多的训练和更多的比赛。”青岛鲲鹏俱乐部总经理吴建滨告诉记者。

就在日前,青岛鲲鹏U8、U9和U10年龄段梯队前往合肥参加了“百事可乐杯”踢嗨小将全国青少年足球精英邀请赛,三支踢球全面出访,也让人感受到俱乐部寻求高质量比赛的迫切心情。

赛后,U9梯队小门将的“比赛总结”也引爆了朋友圈,虽然U9梯队3胜1平2负,战绩还不错,但孩子深刻又全面总结了热身不够、不熟悉场地、气急败坏(心态失衡)、裆开得太大、弹跳力不足和出击不够果断等多个自身存在的不足,仅仅在第三场比赛后表示自己沉着冷静,而且小朋友的表情非常难过,让人深深感受到他对于足球的真诚,和对丢球的难过和伤心。这位小朋友在总结的最后也表示:“我今后一定要多加训练,提高技术、反应力和判断力。”

“特别真诚,我们看了也非常感动,一直以来,我们都坚持在保证学习的基础上进行足球训练,而足球训练和比赛,我们也一直坚持由孩子进行总结和思考,然后通过这种思考让他们有自我提升的动力,同时也可以反哺文化教育,足球和文化,永远是一体的。”吴建滨告诉记者。

作为足球城,青岛足球一直都源源不断为中国足球贡献优秀的年轻球员,几乎每个年龄段都可以找到优秀的青岛足球人才,比如最新一期国家队就拥有于大宝、姜至鹏和李磊三名青岛籍国脚,更年轻的入选国家队的球员则包括刘洋、王子铭等。

说起来,青岛足球在职业联赛之初贡献的球员更多,比如山东队多年以来绝大部分球员都是由青岛籍球员构成,但其间青岛的青训也一度下滑,不过,2010年之后,青岛足球的青训再次快速发展:2011年,城阳足球发展计划启动,同年9月,“青岛鲲鹏校园足球发展规划”启动,2015年11月,巴萨青岛黄海足球学校成立,再加上更多的退役球员开始从事青训,青岛足球青训呈现蓬勃发展的趋势。

青岛足球青训大约分为四个模式,其一是俱乐部青训,以中能和黄海为代表,其二是政府推动的校园足球和青训,以城阳模式为代表,其三则是以鲲鹏为代表的社会足球青训,其四则是以曲波、乔伦、王国栋等退役球员和足坛名宿为代表的青训体系,比如王国栋就曾经培养了李建滨、高翔等球员。

对“鲲鹏模式”,《足球》报曾经给予重点报道。 青岛鲲鹏足球俱乐部从2011年9月至今一直从事青训工作,其主要的模式是和青岛各个市区(市南区、市北区、崂山区、城阳区等)的三十余所中小学达成校园足球合作协议,选派教练进行校园足球普及和提升,然后以此为基础,组建了鲲鹏青少年精英梯队,进行专业的训练,实现了从校园足球到青训的功能升级。 当时,这个模式在国内还是非常少见的,这个开创性的青训模式也随即引发了更多的效仿,更重要的是,此举很好地把校园足球和青训衔接起来——校园足球成为青训的基础,青训则是校园足球的提升,而在更多的地方,校园足球仅仅是内循环,并不能直接提升足球青训水平。

为此,鲲鹏俱乐部母公司每年投入400至500万人民币进行支持,俱乐部也拥有6支梯队,涵盖8到13岁5个年龄段,俱乐部拥有45名青训教练,2017年初更是和青岛大学足球队建立合作,在某种意义上,除了职业足球之路之外,还在校园足球层面上提供了从小学到大学的发展途径。

2018年,鲲鹏被中国足协评为“全国社会足球青训品牌机构”,2018年底,青岛鲲鹏成为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菁英计划”会员单位。

最近几年,鲲鹏青训的成绩也非常出色:2018年5月,鲲鹏U12队获得健力宝“麒麟杯”冠军,并获得了观看世界杯的机会,同年8月,这支球队获得贝贝杯冠军,U11则在中国足协举办的训练营中连续两次获得第5名。2019年,鲲鹏U13梯队在二青会社会俱乐部U13组别拿到了第3名,在半决赛他们在点球大战中输给了近年来强势崛起的大连星辉,但在三四名决赛中,他们击败广州富力最终获得季军。

值得注意的是,在二青会体校组U13组别比赛中,青岛队获得冠军,其中鲲鹏贡献了4名队员。

9年来,青岛鲲鹏先后向恒大、鲁能等知名足球学校以及呼和浩特足协等输送了多名优秀的足球人才,2019年,鲲鹏足球俱乐部更是和鲁能足校签署协议,双方将全面合作培养优秀青训球员,鲁能足校将向青岛鲲鹏俱乐部提供相应的资金补贴,以及提供相关教练培训、教材、训练和比赛交流等,并计划提供高科技足球系统,比如大数据系统联网。

实际上,鲲鹏在9年青训历程中,始终在思考中国足球青训发展,由此带来的贡献是非常大的:在记者此前的两次采访中,鲲鹏提出了两个重要的线岁年龄段足球青少年的培养问题。众所周知,国内青训梯队联赛从13岁开始,各俱乐部梯队此前也普遍从这个年龄段开始选材,但6到12岁年龄段的培养同样非常关键,为此在2016年,记者在采访鲲鹏之后,写下了相关报道——。

目前,中国足协和各个青训机构不但高度重视6到12岁年龄段的青少年足球培养,中国足协同时也提出了“娃娃工程”,更加重视学前儿童的足球兴趣培养。

采访鲲鹏的时候,鲲鹏也在很早就提出“青少年足球运动员上升通道”的问题,因为通过校园足球和青训实践,鲲鹏深刻认识到一个尴尬的现象:家长们普遍在初中之前支持孩子踢球,但进入初中,很多孩子开始流失,而当时并没有完善的上升通道。

随后,青少年足球运动员上升通道也被各方重视,众多教育部门和体育部门也开始打破壁垒,建立更加完善的上升通道,首先小学、初中、高中,乃至大学的一条龙通道,比如目前成都足协青训、武汉足协青训,他们就为球员构建了完善的上升通道。

当然,鲲鹏一直扎根青少年青训,一直坚持以6到12岁的青少年青训为主,这种定位也值得称赞:大而全的青训机构固然重要,但立足于基础青训,实现良好的分工和合作,更应该成为中国青训的发展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