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2月6日

尊龙凯时_尊龙官方APP下载【官方独家推荐】

♠《尊龙凯时》是目前网上顶级的体育游戏平台,《尊龙官方APP下载》有着最新的优惠活动,现在精彩的体育赛事正在火热进行中。

连载:数据殡葬师——一个美国中年理工男的原创元宇宙科幻小说(七)

传承君,坐标美国,经历过学术+投行+创业,有趣有理想的现实主义者。这是个聊养育牛娃渣娃、油腻职场创业、真实北美见闻、与你共同成长的圈子,值得一看再看。

恰逢一年一度的清明节,今年的清明很多地方都受疫情影响,无法外出扫墓。清明时节雨纷纷,溪汐所在的城市却连续几天天气晴朗,神清气爽。

本原创小说作者月牙湖乃溪汐老公,从学生时代在一起十余载,共育一娃。所以,此公号为本小说首发平台,定期连载。当然,溪汐每周还是会坚持写原创文章分享给大家,希望大家一如既往地支持~

这篇小说对未来社会、特别是科技高度发达后产生的失业人群描绘了自己的想象,对这些失业人群的公共治理也构建了一个叫幸福驿站的高科技收容所,更有关于元宇宙数据永生的探讨,溪汐觉得可行且有趣,大家读完了也欢迎大家发表自己的看法。

引言:一个人一生积累下来的数据是否应该被看成一个人生命的延伸?今天的你是否也在日复一日地努力奋斗着,却仿佛看不到尽头?三十年后这种现象是否会更加严重?

如果我们的社会保障福利体系允许你彻底躺平,代价是放弃所有网络娱乐,这样的生活你愿意过多久?如果从小没有任何亲人,完全在社会保障体系下,你会经历怎样的困难?

老赵去世了一周多了,我不甘心让他就这样毫无征兆地,在我的生命里消失得无影无踪。

第二天早上,彻夜无眠的我,拖着疲惫的身体,早早地就来到了办公室。接下来的几天,我和王宁从早忙到晚,把所有文件都过了一遍。

那些看上去是照片或者视频的文件根本不是拍摄出来的。而是老赵用他的计算结果作的图和动画。那些最大的文件,其实都是他的计算结果,全是一堆数字。

我死心了,这里没有遗嘱,连类似日记的东西都没有。我知道了,即使是成为了他的数据殡葬师,也阻止不了老赵被彻底删除。

是这样的,我们在整理赵维民留下来的一些手稿,里面有一些算法复杂度的证明略过了。除我以外,你是他唯一认识的人,所以就想问问,你这里有没有他早年留下的资料?

听到这个,我像是被闪电击中了,急忙说:我现在正在处理他留下的数字遗物。按照法律,他的遗物,没有遗嘱的话,我们是不能交给别人的。但我会尽力帮忙找到你说的手稿,理解了后用我的话转述给你!可是他研究的是什么呢?

src=方教授说:他做的原理上不复杂,就是把反向误差传播应用到计算力学里面去,从而把工业材料,结构等设计转化成一个个数值优化问题。比如飞机气动外形的设计,现在的流程是先用有限元软件模拟,上超算跑完后分析结果,再根据这个结果对外形参数修正,然后重新跑。

这个过程不断迭代,直到设计达到预先目的。这种传统的设计流程本质上就是手动的梯度下降。赵维民提出把反向误差传播一开始就整合到有限元软件里面去,这样只要一开始定义好气动外形设计的目标函数,最优的设计就可以通过优化算法自动得到,效率上对于目前每次手动调整外形参数的方法是一种降维打击。

方教授继续说:唉,这个从数学原理上说,是非常平凡的一个结论。工程上如果能实现确实意义非凡。

我听到电话里的方教授叹了一口气:是这样的,传统工业软件的势力太强大了,目前这个产业还是被西方把持。他们的相关企业不会资助这种砸自己饭碗的研究。而我们国家呢,按道理路径依赖比西方国家小一些,更有可能出现突破。可是不幸的是,应用数学和软件工程方面的人才,面临金融和互联网产业的吸血。我干科研三十多年了,认识的同行,带出来的学生最后没转行的一只手数得过来。

我们也理解,毕竟几十倍薪水差异,坚持一两年可以,可是二十年,三十年呢?我带的那些学生,他们也要成家啊。刚来的时候一个个踌躇满志,可经历几次分手后就都蔫了。面对他们的离去,我也只能在送别时对他们说:‘先去赚钱吧,等赚够了再回来!’

他回答说:还好,不是完全没有基础。我把他现在写的东西发给你吧,你先看一看。你可能要补一些泛函、PDE(偏微分方程)的基础知识。就算找不到也没关系,那个证明我估计也就是我们几个月的工作量吧。

我立刻回到办公室,把老赵的个人数据里那几百个PDF文件放到一起,挨个点开,和方教授发过来的文档比着看。不出所料,我看不懂。后来我去查书,学了再看,以为看懂一点了,接着又发现理解错了。就这样好几个星期,毫无进展,根本不可能知道是哪一个文件里包含了方教授想要的信息。我开始变得很沮丧,觉得自己真没用。

这时候我真的后悔,当年学习的时候不用心,现在也帮不了老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那么多年的心血白费。可是当年的我,怎么可能认为学校教的那些枯燥的东西会有用呢?

兰兰姐姐离开后,我开始天天混日子。我不知道上学的意义是什么。我只盼着她回来,只想知道君瑶后来怎么样了。一段时间后班主任找到了我,他说你是我带过的学生里最有潜力的。你马上初二,现在开始努力的话说不定能考上高中。

他似乎思考了很久,然后说,有了好的工作,你的人生选择会更多,限制会更少。比如你现在有啥想做却做不了的事吗?

他似乎听到了想要的答案,立刻高兴地说,你只要有了好的工作,这样的电视剧,想看多少看多少。

看到我不耐烦的表情,他马上说,这样吧,你要是能考上高中,初三暑假,我让你每天去我家呆着,电视剧随便看。

src=我开始犹豫了。兰兰姐姐应该还是会回来的,但是万一她到我初中毕业还是不回来怎么办?

结果是,兰兰姐姐直到我参加中考那天还是没有回来。我为自己准备的后路不得已派上了用场。结果是,我真的考上了高中。

班主任很高兴地把我接到了他家住下,他太太热情地每天为我做饭。我第一天就通宵看完了《你的背影》。结局是君瑶赚到了很多钱,可是他喜欢的男生,去了很远的地方,不再和她联系。

我很失望,觉得自己被骗了。我固执地认为,像兰兰姐姐那样好的女孩,怎么可能找不到自己的幸福?

接下来的整个暑假,我疯狂地找类似的电视剧看。我没日没夜地看,1.5倍速看,2倍速看,快进跳着看,两个剧同时看,四个剧同时看。可是在那成百上千个电视剧里,我始终找不到一个像兰兰姐姐,像君瑶那样的女主角最后收获了自己的幸福。

离开班主任家的时候,他感激地对我说,谢谢你,我职称评上了,下学期我会去另一个学校教书,以后就见不到你了,你多多保重。

src=我记得当时我什么也没说,只是疑惑地看着他,因为我不理解为什么身边的人一个个都想要离开。

等到我高一开学的时候,我知道了它为什么叫高中。因为高中的老师都非常高,他们被投影在大屏幕上,头都快到天花板了。和我一起上课的都是一些成年人,甚至有时候还能碰到老赵。

高中的好处就是自由,上课睡觉也没人管,来不来都无所谓。不过作为这里唯一的全日制高中生,我的作业,老师是要检查的。好在老赵还不知道我录取高中这回事,以为我跟他一样是来旁听的,给他啥题他都愿意帮我做。

src=月牙湖,传承君溪汐的老公,国内Top2理工本科,10余年前赴美读博士,现从事人工智能金融,喜欢研究事物的底层原理,认为所有溪汐买的东西都是智商税的理工钢铁直男。

传承君CC溪汐,纽约大学经济学兼职教授,师从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的美国经济学博士生,美国华尔街工作多年,曾任创业公司CEO,纽约上东区私校招生顾问。现居纽约,育有一娃。

与刘欣辩论、年薪800万美元Trish Regan被解雇(全网20万+)

双减政策治标不治本?哈佛教授建议:哈佛耶鲁录取应改为抽签(全网阅读5万+)

传承君溪汐的碎碎念:微信公众号最近改版啦!现在微信订阅框里的公众号排序变成了信息流的模式(就是不会完全按时间线排了)。

不想错过精彩、独家、原创内容的你,希望经常看到我的文章的话,请看完文章后点右下角的在看或星标。

关注商业、科技和互联网。关心How和Why,以及少有人注意到的What。